好不容易
終於和柏雅能夠一起去唱歌
天曉得我們要安排一起玩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她早班,我晚班
她下班,我上班
週四所上如果沒seminar 她就要去體研所的seminar
有沒有這麼難約

於是上次我去唱歌,竟然是好一陣子之前和柏雅和亮晶晶老師以及家彰的那時候了


果然是年輕人的活力  以及  同儕的歡樂
好像我從來都沒有那樣投入過
就像今天我也依然如同往昔地  坐在角落  唱自己的
從以前就沒改變過唱歌時的習慣


記得大一時曾經唱歌唱到大哭
那是個很莫名奇妙的往事

太ㄍㄧㄥ
所以總是很正經地

下次應該要在有司機的情況下
喝點酒來助興  才能瘋狂一下

一向都太正經




************************************************************

昨天很愚蠢地
停好車準備走上樓回家
竟然就在樓下家門前扭到腳
而扭到的當時我對北鼻哀號的竟然是:
怎麼辦~明天不能去唱歌,後天不能去看體表,週末不能出去玩了~~

還好,扭得不嚴重
昨晚跟今天白天都有冰敷,消腫多了,也可以走路

只是,實在有夠笨,
還有,壓力一定太大,所以滿腦子只想去玩的事情


研討會結束,記事本上依然滿滿的工作項目
桌子上越多越多的文件
(嘆)

暑假快到來
不知道能不能出國玩

Maur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