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  有點無奈
但是卻又像是看到兩年前的自己



碩一時  第一屆的體育季
因為是第一屆
於是沒有前例可循
於是上級說要做大
因為師長根本不管事
於是四個苦工撐起了這個大大大活動
四個苦工設計出整個開幕式的流程
四個苦工設計出整個日光大道的運動嘉年華的活動


開幕式晚上和要出發去台南參加大觀盃強碰
於是可用之兵少之又少
大鼓大鑼大器材  有賴班上的男生們幫忙租借搬運
順利完成

運動嘉年華
廣招社團擺攤  廣邀廠商進駐
還有透過班上同學的人脈設計出很有趣又罕見的西洋劍與拳擊體驗活動
精采的日光大道魔術表演等等
依然難忘


下學期  研討會
依然是個人仰馬翻
雖然最後因為研討會日期是老爸婚禮 我缺席
但是也是當學期的大考驗

--------------------------------------------------------------------------

還掛著研究生的名字時
會抱怨  
覺得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
應該是要專心於學業專心唸書

現在位處行政人員的位子
轉換立場也轉換了想法

只能說,立場不同  考量點跟出發點都不同

------------------------------------------------------------------------------

我在說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
大概是有點複雜的情緒

一方面為結果的呈現感到驕傲以及為了過程中學生的努力籌備感到肯定與感謝
另一方面卻也感受得到被埋怨被怨懟被討厭被列為黑名單的感覺

那麼
當黑臉的我  獲得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
堅持  是不是有達到那個教育的目的?


那麼
當學生的他們  沒有獲得什麼又獲得什麼?
堅持  是不是有達到那個教育的目的?



----------------------------------------------------------------------------

以為好  卻不是真的好
以為壞  卻不是真的壞
以為對  卻不是真的對
以為錯  卻不是真的錯
以為看到的是事實  卻不是真的事實



又胡言亂語了




Mauri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inina
  • 有了這麼多的經驗<br />
    還有什麼事能難倒妳<br />
    這就是"最大的收穫"